♂? ,,

   看着倒在地上的无头尸体,一众尘家强者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 “家主,我们……”一位化神期强者有些迟疑地看向尘乐生,低声问道。

   这一个元婴期强者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削掉了脑袋……张子悠表现出来的实力,让他们害怕到发抖。

   这……已经不是化神期修士能够做到的了。

   也就是说……张子悠的实力,比他们的太上长老还要强!

   那元婴期强者的无头尸体,现在看起来是无比的刺眼,让人心颤。

   每一个还活着的元婴修士,都是无比的后怕,若是张子悠刚才一剑是斩在他们脖子上的话,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命!

   尘乐天身体也是微微颤抖着,额头有冷汗滑落,眼睛当中尽是挣扎的神色,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尘乐天这才深吸了一口气,眼神中闪过一丝决意。

   “这件事交给我,们都回去做好自己的事。记得,不要让那妖女出现的事让族人们知道!”尘乐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随后便化作一道光远去。

   其他强者见尘乐天离开之后,似乎都知道尘乐天去做什么般,脸上紧绷的神色竟然放松了下来,安然地处理好那元婴期修士的尸体,再将守着庄园的两位弟子杀掉之后,便回到了尘家庄园内。

   迷人的粉艳少女秀丽可人

   仿佛他们能够确信,尘乐天能够解决掉他们现在说面临的一切麻烦一样。

   而张子悠刚才对尘家做的事,尘家的强者们若是不想让族人知道的话,那杀掉两个筑基期的弟子,无疑是防止这件事扩散的最简单的方法。

   尘家强者所做的一切,站在庄园附近的张子悠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 “果然,尘家高层都腐朽到这种程度……暗影门渗透还挺厉害的。”张子悠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,随后抬眸看向尘乐生离开的地方,眼睛中闪过一丝冷意。

   “希望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 下一刻,张子悠便化作一道红芒,向尘乐天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   ……

   “当时看的表情就知道很不甘心,本来打算过一段时间再来找的,没想到却在尘家的会场给碰到了。”在魔都郊区某废弃的工厂,张子陵看着放在自己前方的青铜棺轻语。

   从张子陵在会场当中看到这青铜棺的第一眼,他便感受到了这青铜棺中熟悉的气息。

   他以前见过这青铜棺的主人。

   而苗家想要这口青铜棺,想必也知道这青铜棺出自哪里……

   那里是华夏最凶之墓,进去的修士九死一生,活着出来的修士也是半死不活,极少有收获。

   不过总有修士运气好能带一些东西从那地方出来,而从那陵墓当中带出来的大型物件上,都有着特有的标识。

   张子陵用手摸着棺角的半腐镀金黑龙,眼眸当中闪烁着红芒,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
   “秦始皇陵……”张子陵轻声念了一句,随后抓住了棺盖,用灵力破坏青铜棺上的封印,将其棺盖掀开。

   这青铜棺……来自秦始皇陵!

   姜武能够从秦始皇陵将这青铜棺带出来,本身就是有着极大的运气成分,而且青铜棺中的人还在暗处帮姜武避开了不少危险。

   否则,即便姜武拥有化神期的实力,也绝对无法活着从陵墓当中出来!

   而这青铜棺中的人,自然便是……

   “始皇,既然都回来了,那便醒过来吧。”

   当张子陵从日本冥界离开的时候,张子陵便知道始皇在见过他之后,肯定不甘心继续待在冥界。

   而像始皇这种人物,虽说身躯在富士山的时候便和道行宫宫主一起被毁了,可那却不代表始皇不会为自己准备更强的身躯。

   就算是万妖宗,神农教这些势力都有着血祭筑造躯体的秘法,身为横扫六国一统天下的始皇,不可能没有掌握这种术法。

   无论是白起坑四十万赵卒,筑长城建阿房修陵墓的亡躯,还是焚书坑儒……那些都是可以用来提炼血气筑造灵驱!

   那时候充裕的灵力蕴含的滔天血气……可不是现如今区区百万人命能够媲美的。

   也就是说……两千多年前那些血气献祭而凝聚出来的身躯,不说达到圣人强度,那也肯定是远超一般的神灵!

   砰!

   厚重的青铜棺盖砸到地上,溅起一片烟尘。

   一股异香,伴随着刺眼的红芒,从青铜棺之内涌出来!

   张子陵平静地看着爆发出恐怖气势的棺材,魔气从体内溢散出来,将整座废弃工厂与外界隔离开来。

   低沉的大道合鸣之音在废旧工厂里面回荡,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,逐渐龟裂。

   一位穿着黑色龙袍,剑眉星目的长发男子缓缓从青铜棺内悬浮出来,站立在虚空当中。

   男子周身环绕着红芒,长袍无风自动,气息缥缈。

   片刻后,男子睁开了眼眸,眼神深邃如星空。

   “朕……回来了。”宏厚的声音在废旧工厂当中回荡,狂暴的气势冲天而起,若不是有张子陵的魔气屏障将其尽数挡住的话,恐怕华夏的人都能够听到男子的声音。

   张子陵看着始皇现在的样子,嘴角微微勾起。

   男子缓缓落在张子陵的面前,狂暴的气势尽皆收敛,废旧工厂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   “没想到复活后看到的第一个人,还是。”男子看着张子陵,淡淡地说道。

   “都是巧合罢了。”张子陵轻笑,“我倒是很佩服,居然能让复活跟喝水一样简单,毁了一次复活的机会,还有着这一手。”

   “百万血气,加上两千多年的蕴养,朕……我还在冥界当中策划了那么长的时间……”男子看着张子陵顿了顿,还是决定换一个自称,不再用“朕”。

   “将我在东瀛的布局给毁了,让我不得不启用安放自己陵墓里面的备用身躯,那本来是我复活我的大军的,如今却用在了我的身上。”男子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。

   “虽然这具身躯比我原来的要强上许多,可这终究用了太多血气,有伤天和,而且在转生的时候还麻烦无比……”

   “如果真像说的这么简单的话,我早就回来了,哪还需要用自己的灵力唤醒我?”

   “原来兵马俑的作用……看来对这天下还有着念想啊。”张子陵眼睛眯了眯,轻声道,“我是不是该把送回去?”

   “若没有,我自然会去争一争。”男子笑了笑,“可我没有想到天下有立这等人物在,有无上的力量可以追求,那世俗的终极权利对我来说,也没有了意义。”

   “不管怎么说……我欠一个人情。”男子对张子陵说道,随后整个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,“放心,这天下除了……”

   “就算是那漫天神佛,都无法让我感兴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