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我们只能拆了东墙补西墙,留意一下各大酒吧和娱乐场所,如果可以帮我们散货,我可以给他们高额的提成。”齐大伟见事情没有进展,也只好屈就找娱乐场所合作了。

   “好,我这就去办!”黑疤低头退出了齐大伟的家。

   暗夜,杨悦悦的家。

   这是一处八十年代装修简陋的房子,放眼望去,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。作为一个明星,混迹到这副田地也是令人唏嘘。几个月的戒毒结束后,杨悦悦逃离公众的视野,独自搬到了旧宅。

   梁浩提着大包小包,一脸的无奈。

   “非要来这里住吗?是个明星,还有粉丝就有翻身的机会。我就不信,我们降低价格,就没人找我们拍戏!”梁浩一脸的烦躁,顺手把所有东西扔在地上。

   转瞬之间,杨悦悦的家就一片狼藉。本来整理好的行李散落一地,杨悦悦眼神呆滞,带着几分迷茫。

   “走吧!从今以后,走的路,我过我的桥,我们互不相欠。我的经纪约早就到期了,王老大又锒铛入狱。没必要在我身边吃苦,我会过意不去的。”杨悦悦重重地叹了口气,坐在沙发里神情恍惚。

   梁浩不禁冷笑道:“如果不是,老大怎么可能锒铛入狱?放一百个心,就算老大被抓了,我也会好好看着。”

   面对梁浩的无理取闹,杨悦悦一脸的愠怒。

   两个人说话之间,却见一个彪形大汉进门,身后还跟着几个打手模样的男人。

   文艺范美女白纱遮面逆光投影浓眉大眼唯美写真图片

   杨悦悦缓缓起身,扫射一圈儿,忍不住微微蹙眉道:“们是什么人?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   梁浩仔细打量来人,才陪着笑脸道:“疤哥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

   黑疤在梁浩的脸上扫射一圈,才色迷迷地望着杨悦悦道:“哟,这不是一向眼高于顶的梁经纪人吗?还跟着杨悦悦呢?”

   梁浩立刻赔上笑脸,给几个兄弟沏茶倒水:“瞧您这话说的,我不跟着杨悦悦,我哪里还有什么活路?”

   “我听说,们老大进去了。以后,们俩就归我管。”黑疤用一根手指在桌子上抹了一下,不由得紧紧皱眉。

   “疤哥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不是我们老大托人带话出来,让我们跟着您混?”梁浩咧嘴一笑,一脸的讨好。

   “王老大已经是我们老板的一颗弃子,就算他出来,也毫无用处。不过,杨悦悦倒是貌美如花,又有演技。们俩跟着我混,绝对少不了吃香喝辣。这是剧本,看看!”黑疤给旁边打手一个眼神,梁浩毕恭毕敬的接过剧本。

   “《欲海狂花》……”梁浩一脸惊诧的望着黑疤,努力从喉咙里面滚出几个字来。

   “这是我们老大刚刚筹备的一部戏,这部戏的内容非常精彩。杨悦悦是演技派,可以出演。里面有不少有看头的镜头,们想试试吗?”黑疤上下打量杨悦悦,一副要吃了杨悦悦的样子。

   杨悦悦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她怎会不知?以她现在刚出狱的状态,根本接不到任何剧本。王老大早树倒猢狲散,道上的朋友也不会看昔日的情分,给杨悦悦一份工作。与其被人这样侮辱,杨悦悦宁可什么都不做。

   “疤哥,您别逗我们。杨悦悦虽然不是什么名角儿,可也是有些名气的,您非要让她拍这种情欲戏,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?”梁浩满腔怒火无处发泄,只好把嘴唇抿成一条线,默默地望着杨悦悦。

   “什么?勉强?我黑疤什么时候勉强过别人?太小看我了吧?这部戏拍也得拍,不拍也得拍。我们已经定了女主角了,杨悦悦就做个脱衣小姐,反正她以前就是做这个的。”黑疤扫了一眼杨悦悦,还不忘动手动脚。

   杨悦悦一脸抗拒地躲开了黑疤的骚扰:“疤哥您太抬举我了,我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。在剧组混的时候,承蒙各位关照,吃了这行的饭。您高抬贵手,放我们一马。”

   望着杨悦悦的漂亮的小脸儿,黑疤忍不住一阵狂笑:“放过?那我们的戏谁拍?”

   说话间,黑疤已经把杨悦悦扛在肩头,几个打手堵在外面,把梁浩给扔了出去。

   梁浩见状,怎么可能任由黑疤胡作非为?

   “黑疤!别仗着自己是老板手下的人就对我们颐指气使!我们也是为老板卖命的人,们这样欺负人,早晚有一天是要遭到报应的!”梁浩气得在外面跳脚,却无济于事。

   杨悦悦大声呼喊,黑疤却毫不犹豫地扯下杨悦悦的外套,扔在了床上。

   “就是王老大玩腻的女人,好好陪我,以后我会给戏拍的!”黑疤一脸的猥琐,却被杨悦悦一脚踹开。

   黑疤怎么可能善罢甘休?他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死死地按住杨悦悦不肯撒手。

   “以为是什么贞洁烈女吗?跟了我,是祖坟冒青烟了!”黑疤重重地给了杨悦悦一个耳光。

   杨悦悦嘴角满是鲜血,她剧烈的挣扎着。

   就在此时,外面一阵骚动。黑疤一脸不耐烦地起身。

   “妈的!连个梁浩都搞不定,还敢说是我的手下!”黑疤起身,却见一张满是暴虐的脸落入眼眶。

   黑疤步步后退,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,心有余悸。

   此人正是挑拨离间还一举拿下两个地头蛇的赵立晨,这个时候,他怎么在杨悦悦的家?

   “想干什么?”黑疤早就听过赵立晨的威名,自然有几分忌惮。

   “来干什么,我就来干什么……”赵立晨轻轻瞟了一眼受惊过度的杨悦悦,似笑非笑的道。

   杨悦悦小脸红肿,却依旧咬着下唇,死都不肯哭一声。这样刚烈的女子,倒也让赵立晨佩服。

   “……和杨悦悦有一腿?好个杨悦悦!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!”黑疤听罢,心中气愤难平。

   “我和杨悦悦是什么关系,好像和没什么关系吧?”赵立晨在黑疤的面前咬文嚼字,引得黑疤一阵不满。

   “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黑疤说话之间,从袖口里面掏出一把匕首。

   还未等赵立晨说话,黑疤已经开始偷袭他了。

   利刃划破凌冽的空气,在空中形成一个嗜血的弧度。

   赵立晨一个灵巧的转身,手腕轻轻地擎着刚刚刺过来的利刃,手指稍稍用力。只听啪地一声,刚才还闪着寒光的匕首竟然断成两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