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王紫雪彻底没了意识。

   响亮的巴掌打在脸上,感觉不到任何疼痛。

   嘴里溢满了腥咸的鲜血,眼中的景象一片混乱,看不清任何事物。

   最后,她身子一软,昏了过去。

   不知道是被打的,还是因为被羞辱而急怒攻心气的。

   颜雨辰把她扔在了地上,擦了擦手,一脸厌恶地道:“脸上不知道涂了多少粉,打她都觉得恶心。”

   鸟爷不知何时竟躲在了旁边的花丛观看,此时跳出来尖声指责道:“小子,殴打浣纱峰的内门弟子,爷要去告状!”

   颜雨辰一脸无奈道:“威胁我也没用,师父不让我给做吉他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 鸟爷恼羞成怒道:“是男子汉大丈夫,为何要听命于一个女人?不要听的她的话,把她的话当做放屁,要勇敢反抗,爷是坚实的后盾!”

   咚咚一脸不屑地道:“小姐一发起火来,跑的比谁都快,不知羞。”

   鸟爷瞪眼道:“小丫鬟,信不信爷一翅膀扇飞?”

   向日葵の少女宫本佳林甜美面孔写真图片

   咚咚一点都不怕它,挺着胸脯挑衅道:“来啊,有本事来啊,信不信我家公子几耳光把也打晕?”

   鸟爷张大鸟嘴,尖利地嘲笑了一声,道:“就这小子?他没点修为,以为爷会怕他?”

   咚咚一脸冷笑道:“那试试呗?我家公子要打,敢还手吗?信不信我家小姐把身上的鸟毛扒光,让一辈子裸.奔?”

   鸟爷转过身,扑棱翅膀重新跳进了花丛,色厉内荏地道:“爷不跟一般计较,欺负小丫头没啥意思。”

   “哼,胆小鬼!”

   咚咚冷哼一声,满脸轻蔑的表情。

   鸟爷装作没听见,钻进花丛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 颜雨辰顺着小路看风景。

   没走多远,身后的王紫雪便醒了过来,对着他的背景就怨毒地咒骂道:“颜废物!给我等着!等本小姐开辟丹田能够运用灵力的时候,一定要把碎尸万段,挫骨扬灰!给我等着!”

   身为内门弟子,却被一个连做杂役都没人要的废物生生的用耳光打晕过去,要是传出去了,她一辈子都将活在别人的嘲笑和轻视之中。

   所以这件事她绝对不会找人帮忙,更不会透露出去。

   等她开辟丹田,能够运用功法的之后,她将会亲自过来报仇雪恨,一雪今日耻辱!

   “颜废物!再过十天,只需再过十天的时间,本小姐一定会让生不如死,哭着跪地求饶的!”

   王紫雪咬牙切齿,满脸扭曲的表情,显然仇恨到了极点。

   颜雨辰顺着小路离开,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,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。

   咚咚跟在身后故意道:“公子真不懂得怜香惜玉,那女人虽然可恶,不过身材倒是挺好的,公子刚刚不该打她的。”

   颜雨辰不禁笑道:“那该如何?”

   咚咚很认真地想了想,道:“那女人实在可恨,公子应该把她放倒在地,狠狠地强.暴她的,强.暴整整三天三夜,一直强.暴到她怀疑人生,后悔辱骂公子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颜雨辰一脸无语道:“我怎么觉得不是恨那女人,而是恨家公子呢?是想活活把我给累死吧?”

   咚咚嘿嘿一笑,满脸崇拜道:“不会的,从那次在玉女峰跟十皇子决战的时候,咚咚就能看出来,公子很坚挺和持久,就算死,也会挺着死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颜雨辰加快了脚步,决定不再跟这小色.女谈论这个话题。

   再讨论下去的话,她肯定又会扯到今晚数毛毛的事情上的。

   “也不知道青牙怎么样了,那家伙刚从外面的世界进来,不知道习惯不习惯,正好今天无事,就去困妖峰看看他吧。”

   逛了一会儿花圃,颜雨辰跟咚咚交代了一声,就要离开。

   咚咚一脸紧张地追着他道:“公子,奴婢要跟一起去,小姐怕跑了,命令奴婢要一直跟着呢。”

   颜雨辰不禁苦笑道:“家小姐对们姹紫嫣红峰是多没有信心啊,弟子就是想出去逛逛,竟还要派人监视,怕人家一去不复返了?”

   咚咚一脸郁闷道:“没办法,咱们峰上灵气稀薄,本来就没有弟子愿意来,好不易把公子骗来了——哦不,是等来了,公子又是个音乐天才,小姐才不会放走呢,她还要用去玉女峰炫耀呢。”

   颜雨辰摇了摇头,没再多说。

   待两人来到困妖峰时,路上许多杂役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诧异。

   昨天他被那些外门峰主争抢后又丢弃的事情,早就传遍了整个困妖峰。

   并且张冥还故意把两人相约生死台,生死决战的事情,透露了出去,惹的整个困妖峰都是嘲笑声。

   甚至别的山峰的外门弟子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
   那几名外门峰主知道后,也当着弟子的面嘲笑了一番。

   “那小子现在成了没有任何修为的废物,竟然还敢跟张执事放下大话,在生死台上决一死战,真是自寻死路!”

   大家都以为这少年只是因为受到羞辱,不忿而撂下大话,随后会黯然下山,逃之夭夭。

   却不料今日他竟然又在困妖峰出现了。

   所以此时此刻,这些人看到他后,都觉得有些怪异。

   难道这小子真不怕死?

   或者说他的靠山师姐被发配到了南海边境,他又突然变成了一个废人,心灰意懒之下,绝望地想要自寻死路?

   “说起来,这小子也是可怜,多好的前途啊,他却作死,非要下山去历练,结果呢,修为没了,人人嫌弃,没有一个外门山峰肯要他,连杂役都当不了,哎。”

   “哼,靠女人吃软饭的废物,还指望他能够飞天不成?周师姐被发配走了,他注定了这种悲剧。”

   路上的杂役们也不害怕他了,肆无忌惮地讥讽起来。

   咚咚很生气,本来要上去打这些杂役的,却被颜雨辰拉住了。

   “嘴长在人家身上,管他们怎么说呢,只要真有实力,过不了多久,他们自然会主动闭嘴,根本不需去大动肝火教训。”

   “可是公子,真的跟那位张执事约好在生死台上决一死战了吗?现在的修为……”

   咚咚满脸担忧地道。

   颜雨辰淡淡一笑,道:“没事,十天后,自有分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