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皇宫禁地,闲人免入?呵呵,这程皇还真有意思啊,在他的预料之中,应该根本不会认为有人能够来到这里,居然还弄了这么些布置,有意思啊!”杨裂风咧嘴淡淡一笑,便是迈步向那些护卫走去。

黄瑛见状,连忙跟了上去。

在杨裂风一脚踏入宫门之后,留声石之中,再次传出了声音,“擅闯皇宫,格杀勿论!”

随着这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之后,一众机关护卫,当即,手持大刀,长剑,对杨裂风和黄瑛发起了攻击。

杨裂风淡淡一笑,催动灵力,身形如风,迅猛出手,数个呼吸之间,便是将这些机关护卫,部打倒了。

黄瑛望着这一幕,目光微动,旋即,说道:“是不是因为程皇料定没人能够来到第四秘地,所以,第四秘地便是没有安置什么实力强劲的存在?”

“没错,这些护卫,就是装装样子罢了,这程皇,实在是有趣,有一颗童心。”杨裂风一脸笑意的说道。

“这样啊,那这第四秘地的宝贝,岂不是特别好拿?”黄瑛目露一抹激动之色,道。

杨裂风点了点头,道:“堪称手到擒来,不过,第四秘地,只有一件宝贝!”

“只有一件?不会吧,这留声石说来也算宝贝了,应该还有其余宝贝吧?”黄瑛闻言,为之一怔,旋即问道。

杨裂风闻言,忍不住笑了,“留声石这种东西,在我眼中,根本不算宝贝,你要,自己从门上扣下来拿上吧。”

黄瑛闻言,嘿嘿一笑,道:“我觉得是好东西,一块留声石,也要不少灵币才能买到。”

绝世容颜居家清纯妹子私房照

话落,黄瑛便是走到了宫门前,将留声石从宫门之上,扣了下来,一脸灿烂笑意的摸了摸,放入了乾坤袋之中了。

“你让我想到一个词。”杨裂风望着黄瑛,戏虐一笑,道。

“什么词?”黄瑛问道。

“雁过拔毛!”杨裂风调侃,道。

黄瑛闻言,俏脸为之一红,旋即,娇嗔,道:“胡说,我才不是雁过拔毛的人,反正这块灵石声留在这里也是浪费,不如给我,说不定什么时候,还能派上用场呢,就算日后没机会用上,卖了换钱,也算是物尽其用。”

“呵呵,开个玩笑,我们走吧,去拿宝贝。”杨裂风笑了笑,说道。

“嗒嗒嗒”

就在杨裂风和黄瑛走进皇宫大殿前方的空地的时候,突然,从四面八方涌出了许许多多的机关护卫。

“速度解决了。”杨裂风淡淡一笑,对黄瑛说道。

“好,正好我一直没有动手,有些手痒了,需要活动一下筋骨。”黄瑛淡淡一笑,道。

然后,二人便是同时出手,犹如饿狼杀入羊群之中一般,拳打脚踢之下,将一个个机关护卫打到报废。

十分钟后,报废的机关护卫,躺了一地,杨裂风和黄瑛走到了大殿之中。

放眼望去,大殿龙位之上,正端坐着一名身穿龙袍,体型如桶的机关人,在其身旁左右,站着两名身穿太监服饰的机关人,下方大殿之中,有身穿武将衣服的机关人,还有身穿文官衣服的机关人。

“胆敢不宣而来,冒犯本皇,众卿听令,杀无赦!”随着杨裂风,黄瑛进入大殿没几息之后,大殿龙位之上,身穿龙袍的机关人龙椅之上的一块留声石,传出了满含威严的声音。

“哈哈,机关皇帝,实在有趣!”虽然一早就知道这里的情况,但是,此刻听到代表机关皇帝所言之后,杨裂风还是忍不住大笑,道。

“那是机关程皇?”黄瑛也是觉得有意思,不禁笑了笑,道。

“应该是吧,程皇照着自己的体型做了一个机关皇帝,代表自己。”杨裂风笑了笑,说道。

“咔咔咔”

“保护圣上!”

就在杨裂风和黄瑛话音刚刚落下之后,一阵咔咔的机关转动声响起,便是见到,那些本来面朝机关皇帝的机关文武大臣们,转过了身。

并且,从其中一个武将大臣胸口镶嵌的一块留声石上,传出了“保护圣上”的声音。

这个时候,黄瑛才注意到,原来这些机关大臣和之前那些机关护卫,并不一样,他们脚下连接着地面,另有机关,行动没有那么灵活,不过,更方便一些机关对他们的操控。

“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吧,想要击毁这些机关大臣,太过费事,擒贼先擒王,我直接去擒王好了!”杨裂风对黄瑛说了一声之后,便是飞身而出,冲入了那文武机关大臣之中。

这些文武机关大臣当即对杨裂风发起了攻击,文臣皆是袖口之中,往出飞射笔状弩箭,而武将们有的挥刀,有的砸锤,有的出拳,有的出脚,有的

一系列种类繁多的攻击方式,齐齐向杨裂风招呼过去。

杨裂风淡淡一笑,催动灵力,能避就避,不能避开就随手抵挡一下。

很快,便是从这些机关文臣武将之中,穿梭而过,来到了机关皇帝座前,一脸笑意的俯看机关皇帝。

“护驾,快护驾!”

突然,杨裂风脚下一块地板上镶嵌的留声石,传出了惊慌的喊叫声,这声音,和之前龙椅之上留声石中,喊出的声音,一模一样,显然,这声音,也是代表机关皇帝。

当然,其余灵声石之中的声音都是程皇所留,不过,那些声音,他为了区别,都是故意改变了声音。

“哈哈,这程皇,想要笑死我吗,实在是有意思的人啊!”

听到这留声石传出的声音,杨裂风脑海之中,不自觉的想到了程皇以不同神态,不同声音,给留声石留声的滑稽样子,便是觉得极为有趣,想笑。

“护驾!”

“赶快护驾!”

突然,留声石之中,又是传出了两声,只不过,这两道声音,和之前代表机关皇帝的声音,完不同,而是十分尖细的声音。

随着这两声声音的落下之后,机关皇帝左右的两名太监,手上拂尘一抖,数根银针便是飞出,射向杨裂风。

杨裂风淡淡一笑,周身灵力外放,如波浪荡动一般,扩荡而开,直接将数根银针,部震飞,使得这些银针折返而回,扎在了两名太监的身上。

“吾命休矣!”

突然,杨裂风脚下的留声石,再次传出了声音。

“朕的大程亡了!”

紧接着,又是一声满含无奈叹息的声音,从留声石之中传出。

“这个程皇,戏精吧?”杨裂风闻言,忍不住笑叹道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