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甜直接去了学校,她妈和她姐就在学校门口把她堵个正着。

田甜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,脸色倒挺好的。

因为是在外面,她妈和田欣都自诩有教养的人,神情还算冷静。

田甜才不怕她们呢,来的路上她已经想通了,以前她就是太听话了,从今往后她才不要按照她妈和她姐的安排去活。

她没有把车开到门口,在路边就停了。

田欣和田夫人上了车,田夫人立刻就在田甜的胳膊上连拍带揪的打了一巴掌:“死丫头,能耐了啊,还离家出走,不接电话,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?”

“我挺好的,妈,姐,我要迟到了,们有啥事,说吧。”

“听听这丫头什么态度?”田夫人气得举起了手,田甜赶紧把脑袋偏了一下。

他妈的巴掌没有扇下来,被田欣抱住了,“妈,血压高,别生气,我跟她说。”

田甜不怕死的接了一句:“们什么都别说了,反正打死我也不会当们的摇钱树。”

“……”田夫人只觉那血压嗖嗖的往上飙啊,脑袋都开始阵阵发晕。

田欣没想到田甜现在对她们越来越抵触,脸色也不好,“小妹,这些剜心窝子的话谁教的,还有没有良心了?怎么,在眼里我跟妈是在害,觉得我们呢是准备拿的婚姻大事换钱是不是?”

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

“……”田甜没有吭声,但是表情很肯定。

“好,好得很,书读多了,翅膀也硬来了,有自己的想法了,觉得我们太势力想攀高枝儿,已经不配当的家人了是不是?”

“我没有那么说,我只是不赞同们要我接近秦牧那种做法。咱们的生意不好,可以想办法,但是们不能让我嫁给一个不爱我的男人。”

田欣不知道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什么,眼睛闪了闪,最后忍不住乐了。

“小傻瓜,我和妈就那么可恶?是,我们是希望找个家世好的,但是前提当然是要们两个相互喜欢才行啊。”

田甜知道自己不是她姐的对手,田欣这话乍一听好像是那么回事,其实这里面还不是有个坑?

田甜不傻,不管她妈和她姐说什么,她就是打定了注意一句话:“总之,我以后不会再听们的,们也别让我找秦牧,人家三番两次把我赶出来,小心把他惹毛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田欣神色一凛,田甜的话点了她的死穴,她还真的很怕把秦牧惹怒了。

秦家好惹吗?

秦三爷好惹吗?

想想当初的陆家,那可是本地的四大豪门之一啊,硬生生被秦三爷吞了。

田家连陆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如,怎么敢得罪?

田欣跟她妈对视一眼,笑着对田甜道:“真是的,谁非逼去看秦牧了?他是救命恩人,咱们去看看也合情合理的,好啦好啦,别生气了,姐跟保证,以后绝对不逼去看他,这总行了吧?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

“也不许逼我去相亲,们看看那些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,有几个长得像人的?好的还轮到我挑吗?”

“行行行,也不相亲了。”

田夫人想说什么,被田欣按住了。

田甜见她姐这么好说话,都有点不相信。

田欣道:“晚上回家吃饭,以后不许玩什么离家出走,以为还小吗?不要不懂事。”

也许姐姐只是怕我不肯回家,所以才妥协了吧?田甜这么想。

其实她也不想一个人住外面,住家里虽然会时不时碰到沈睿,但是如果她一个人住外面,要是被沈睿找到的话,那就更不得了了。

既然姐姐给了个台阶下,田甜也就顺势下了,晚上下了班乖乖回家。

第二天学校里有活动,下班很晚了。

第三天田欣和沈睿请全家吃饭,尽管不想去,但是不得不去。

第四天田甜终于抽空跑了一趟医院,但是,秦牧已经出院了,他住的那间病房住了一位白头发的老爷爷。

田甜顿时还真有点失望。

出院了,她总不能去橡树湾看秦牧吧?

其实要找到秦牧很简单,苏芷和向晚歌肯定有他的电话,但是,给秦牧打电话的话,会不会感觉很怪?

“田甜?”

“谨言大哥?”

江谨言穿着白大褂,样子真是半点都没变,笑容亲切迷人,给人一种君子如玉的感觉。

这样的男人真的,是个女人都会喜欢吧?

田甜真是羡慕苏芷,纯纯的,只是羡慕。

江谨言走到她面前,站定,看了眼秦牧原来住的病房道:“来看秦牧啊,他昨天就回家休养了,他很好,别担心。”

“哦,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院了,我感觉我什么都没为他做呢。”

“有这份感恩的心就好了。”江谨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,递给田甜:“这是秦牧让我转交给的。”

田甜一愣,这不是她给他的那张银行卡么?

秦牧居然不要。

也是,他肯定不在乎这一点点钱。

“他有没有说什么?”

江谨言镜片后的眸子闪了一下,秦牧说了一句话,但是他觉得那种话还是不要跟一个女孩子说比较好。

“他什么都没说。”江谨言想了想,又道:“其实这件事别放在心上,就算是换做别人,秦牧当时肯定也会出手相救的,这只是他的品质使用,不是求什么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田甜暗道,所以说秦牧不接受她的钱,其实就是在告诉她他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么?

对田甜来说,秦牧是救命之恩。

对秦牧来说,他只是举手之劳,哪怕为此受伤了,与一条人命想比,也不值一提了。

田甜笑了笑,既然如此,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“那就麻烦谨言大哥帮我转告他,田甜再一次谢谢他,希望他早日康复,祝他身体健康长命百岁。谨言大哥,我回家了,等们有空了我请和苏姐姐吃饭。”

等田甜进了电梯,江谨言忍不住感叹,一个人变好变坏,真的只在一念之间。

田甜如果不是遇到苏芷,她会不会就是下一个田欣?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