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叶星河完了,竟然这样输了……”

“这些宝贝充公也好,不然他估计保不住啊。”

众人摇头叹息。

“简直笑话一般,看来库纳是被雷劫杀死无疑。”索罗摇头。

“退下!”

女王娇喝一声,手唰的一下抚了过去,一只巨大的玉手凭空出现,轰的一声直接拍在了斗战天身上,让他身体一震,落了下去,脸色阴沉无比:“学校讲师也能对我动手吗?”

“本王还没有进入学院,不是讲师,只是盖娅!”女王强硬无比,带着杀意盯着他道:“叶星河伤势未曾痊愈,却趁机侮辱,装什么能耐?”

“一日是伤,数月之后又是伤痕,无人在时便勇冠三军,杀尽数百王道,现在看来确实有鬼啊。”原始惊天嘿嘿冷笑,道:“看来外界传言也不完全为虚,或许那些人真的是女圣杀死的,雷劫只是掩饰而已。而叶星河,人后称英雄,人前吗……就装病!”

“一个死太监费什么话,要打本爷陪!”狗大爷怒道。

“非人族不得进入星辰学院,还请副院长驱逐它出去。”

“它是特例。”上官东摇头,道:“狗可以入内,曾有一位女帝留下的话。”

白衬衫女生美好大片

“好了,不想跟们讨论狗的问题。”斗战天神色冷漠无比,盯着嘴角挂着血迹的叶星河道:“玷污了帝主传人几个字,两次装病,不知道要退缩到什么时候。”

说完他一拂袖,转身道:“失望,无比的失望,希望下一次不要这么不争气,总是依靠女人出面,好歹也找个男的来。才有点样子。”

说罢,直接离去,口中连道“无趣。”

“天体之威力,今日算是见识过了。”罗德斯笑了一声,也转身走了。

这里有人护着叶星河,要杀他已是不可能了。

“叶兄,败非之错,好好养伤即可。”洛光走来说道。

他依旧一身光芒流转,如若神明,目带柔和之意,叶星河冲着他微微点头,却是眉头皱着。

这伤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“还要进来吗?”索罗一脸笑意。

“叶星河身体有伤,在他痊愈之前,任何人不得提出挑战。”上官东意在保护叶星河。

“如果他人惧战,不也可以此为说辞了?”卡拉米反驳道。

“暂且不入。”徐妃琼直接开口,一摆手道:“先去混乱之地安歇,等到伤好再来。”

她塞了一个东西到诸葛月明手里,对她和赫拉道:“照顾好他。”

“好。”两人同时点头,从学院大门之下走了出来。

“混乱之地!”转身离开的几人同时眼睛一亮,回过头来,盯着叶星河身后那些宝贝。

带着这些东西去混乱之地,怕是嫌叶星河死的慢啊!

“遗憾,未曾看到真正的实力。”历天骄摇了摇头,也走了。

其他秘境之人则是冷笑不已,奚落叶星河。

“借着不可知的力量铲除了我们那么多人,原来自己就这些实力,真是可笑啊。”

“连学院大门都进不来,被人给堵了回去,带着这些宝物去找死,不如贡献给我们。”

原始惊天神色冷漠,道:“叶星河,将昆仑镜还给我,我不会再对付。”

“多一个也不算多。”叶星河摇头,擦去嘴角鲜血。

“哼!他人手下败将,在我面前耀武扬威。”原始惊天怒气冲冲的走了。

“既然如此轻易的输给了斗战天,不管如何,都有失威风啊。”

“两次生病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都说天体肉身强大,哪里有这么容易生病?我看是怯战装出来的。”

众人嘀嘀咕咕,冲着叶星河指指点点。

“可以去学院疗伤,我会跟院长说的。”上官东叹息道。

“不必了。”叶星河笑着摇头,神色依旧如常,道:“一点小病而已,我会调整好的,免得他人小人得志太长久。”

“他在时就应该这般说嘛!”艳如霜笑着看了一眼斗战天的背影,道:“人家都走了呢。”

之前心口疼痛,伤势爆发的瞬间叶星河开口都难,如何说?

“我相信的,绝对相信。”上官东不住点头,道:“那边危险,自己多加小心。”

“会。”

“我就先进去了。”清灵取出一瓶丹药,道:“这是方寸山炼制的复体金丹,或许有些作用。”

“多谢道女。”

盖娅女王未曾急着离去,而是护送叶星河去了混乱之地。

“看到没有,这便是他的实力。”

“他身上有伤而已。”

“每一次都这么凑巧?他在进入古战场就一副要死的样子,到如今依旧没死,还能是伤?”斗战天冲着风听雪摇头。

“我爷爷没有多久便是寿辰,我需去准备一下,先别过了。”

她叹了一口气,再看了一眼叶星河的背影,转身走了。

心中似又添了一抹失望。

“无需气馁。”女王说道。

叶星河一愣,旋即摇头笑道:“怎么可能,我经历了诸多磨难,怎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气馁,只不过身上的伤势倒是个问题,找个机会摆平,再收拾了他!”

斗战天屡次挑衅,咄咄逼人,好死不死还碰上自己身体不对劲动不了手,叶星河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气。

“好吧,本王就送到这了。”

星辰岛屿之上,中央是星辰学院,星辰学院背靠一座帝道遗迹,除此之外四处都算是混乱之地,再外围有恶兽出没,人烟罕至。

星辰学院的学生也会成群结队出入混乱之地,来此兑换和购买自己所需之物,同时也和家族或是秘境之人接头,将玄晶送回……

这是一座环形的地区,地区划分除了靠抢劫之外还有一种方法,那便是买。

找谁买?

学院!

周围满是商贩和酒楼,这是混乱之地的第一个领地——荒古之城。

城不是很大,但人却不少,四处都是人来来往往,但眸子同时锁定了走来的叶星河几人。

“是叶星河?”一个大汉带着十几个人走了过来,背后扛着一把刀。

“是我。”叶星河点头道。

“是叶星河!”

“真的过来了,带着重宝过来了!”

周围哗的一下炸开了,诸葛月明和赫拉顿时提防了起来,而张缘道则是一步跨出拦在了叶星河的面前,道:“小心一些,这些人怕是没有安着好心思。”

大汉的目光落在了叶星河身后的尸体之上,道:“听说在古战场中得了不少好处,杀了不少人,伤势还没痊愈?”

“消息走的挺快。”叶星河眼睛瞬间眯了起来,一路走来,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平复了不少。

“别管我们从哪里听来的。”

周围的人都动了,纷纷走了过来,神色之中带着一抹冷意,道:“我们也不想得罪女圣,但这是混乱之地,有混轮之地的规矩。”

“这里的规矩是什么?”叶星河再度问道。

“谁的钱多,谁的地盘就多。”大汉冲着身后荒古之城的出口之处一指着,道:“但要到了里面学院管辖之地才可以买卖,在这里,谁的拳头大,谁说了算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所以。”一个老头走了出来,一脸凶煞之相,一看便是那种手染鲜血极多之人。

“交出所有的一切,饶过去。”

“若是我说不呢。”一只手抬起,在嘴角一擦。

“伤是汉云天宫的王子留下的吧?”大汉一笑,道:“走不过去的,别多想了;如果说出半个不字,我就要死!”

唰!

他话音刚落下的刹那,狗大爷的刀被抽了出去,叶星河左手挽出一片刀光,瞬间一劈而下。

噗呲!

毫无征兆的,大汉被立马切成了两半。

“咳咳咳!”

众人呆滞之间,叶星河却捂着嘴咳嗽了起来,随即擦去长刀上的血迹,道:“还要来吗?”

哗啦!

尸体倒落在地,血肉烂的四处都是。

“当我们怕死?”老者冷笑一声,对着身后之人道:“帝道神兵,帝道神材,还有古战场之中的东西,各位等什么呢?”

“还有三个大美女,哈哈!”

满城皆动,哗啦一下冲了过来。

“现在怎么办!?”几人提问的时候,叶星河再度拔刀而起,冲着老者就劈了下去。

老者也在王道境界,可是距离叶星河太近了,根本躲闪不及,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“别无他法,杀!”

叶星河怒喝一声,直接冲入人群之中。

他的伤势远远没有以前那么严重,只是爆发时候有些难以忍受罢了,此刻压制下去,杀人如同割草一般。

这座城池不大,人却很多,众人都拥挤而来,给了叶星河绝好的屠杀机会。

他也没有留情,一手持刀胡乱劈砍而出。

“学院的门都踏不进去,敢来我这里耀武扬威?”

一个身穿铠甲的人出现,自称是此城城主,竟然释放出来宗道强者的气息。

一步一登天,镇压而下。

“东西是我的!”来人大喝一声,一脚踩向叶星河,一手冲着圣道尸体抓了过去。

“找死也不带这么急促的。”叶星河神色一冷,不退反进,登天而上。

“去吗的吧!”狗大爷看着对方的大脚踩了下来,抓起一根帝主之箭就刺了过去。

城主感受到了一股摄人气息,浑身一颤正要将大脚收回来的时候,那箭支已经插了上去。

“啊!”

他浑身抽搐惨叫了起来,脚在迅速融化,体内的能量也在爆碎。

叶星河手举着刀飞了起来,冲着他头上直接劈了下去。

噗!

宗道强者防御力着实可怕,这一刀竟然没有把他的脑袋给砍开,反而怒吼着冲向了叶星河。

“换一个来!”

叶星河再喝一声,反手取出了昆仑镜,冲着他脑袋上猛地砸了下去。

昆仑镜是帝道神兵,虽然如今帝道神威散去,但是材料还在那,坚硬无比,当头砸中,那城主浑身一抽,从空中落了下来。

“死!”

叶星河从天而落,一刀将他的身体劈开。

“杀了城主,搞死这几个家伙,”

“留下那三个女人好好玩玩!”

混乱之地名不虚传,此地全是疯子!

叶星河持刀而起,丹田之处帝诀疯狂运转吞噬之能,吸收满地血气滋补自身战斗,力量无穷尽。

“他的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了,已经打开了天体的潜能,可以吸收他人血气滋补自身!”狗大爷惊道。

“天罡五雷正法!”张缘道一声怒喝,八剑插在地上,雷霆抗击周围之人靠近,同时怒吼道:“这样不行,坚持不了太久!”

人实在太多了。

整个城池的人都疯狂了,这些人本来就是疯子,现在碰着如此好处,焉能不眼热?

一群群人蜂拥而上,不要命似得开始哄抢了起来。

叶星河杀到外围,来回冲杀。

“吗的!谁说这天体没用的,坎人跟玩似得。”

“跟他拉开距离,不要肉战,我们打不动他!”

一把斧子劈在了叶星河肩膀位置,发出铿锵之音,像是打在了神铁之上一般,难以撼动。

叶星河猛地一回身,挥刀将此人切碎。

“以神通镇压!”众人同时怒吼,祭出各种手段压迫而来。

“不行,这样下去我也撑不住!”叶星河可不能真的一打一城。

“用帝道血石,屠城!”叶星河怒喝一声,翻出血石就砸了出去。

“来,封城再杀,玩一把大的,杀干净这些败类!”狗大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,瞬间就把天兵阵图祭了出来。

叶星河看了眼皮一跳,道:“死狗,那石头不多,给我省着点用!”

“小子反正能够随意出入那地方,下次再顺一点来就好了!”狗大爷大叫了起来,二话不说,狗爪子冲着一颗颗帝道血石点了出去。

呼呼呼!

圣道尸体丹田裂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,血光喷薄而出,染着帝道之血的沙尘和石头都飞了出来,融入了大阵之中,呼呼旋转不止,围住了整个城池。

“叶星河现在的状态连荒古之城都过不去。”

“那边的人会听我的,到时候东西大家一起分吧。”

几位离开的圣子再度聚集一起,站立在一座高楼上眺望下方城池。

“他死定了,进入了学院反倒是可以留着他一条狗命,自己不知道珍惜。”索罗冷笑摇头,道:“真以为这里的人是慈男善女,能让他带着这么多宝贝安然住下去?”

“不能当众将他打死,倒是一件遗憾。”斗战天微微摇头。

“今日已经占了上风,想必风听雪小姐是看到了的。”罗德斯笑着说道。

“我现在倒是好奇了,若是叶星河死了,徐妃琼会如何去做。”卡拉米笑道。

“院长,叶星河已经到了,但是他未曾进来,而是去了混乱之地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上官东面前的人点了点头,挥起了长袍,脸上带着一张面具,看身形竟还是一个中年人:“去上面看一看吧,他体内的伤势还没有痊愈,不要出事才好。”

“我已经交代了学院的机构,对他多加照顾。”上官东两人往楼顶走去。

轰隆!

恰此刻城池颤动了起来,一片红光飞起,将之笼罩而起。

“发生了什么!”两人同时一惊,蹬蹬蹬往楼上跑去。

轰隆!

又是一声巨响,城池剧烈颤抖起来,像是被轰炸了似得,整个荒古之城都抖动了起来。

“到底……”

两人一看,顿时眼睛爆缩。

“死狗,疯了吗!”张缘道大叫了起来,差点被一个石头给擦中了。

“砸死们,砸死们!”

狗大爷大呼小叫,拿着石头四处飞去,那一颗颗帝道血石落在地上便是一阵地洞山摇,跟灭世似得。

“停下!”

“啊!这是什么东西!”

城中的人惨叫了起来,那石头简直太恐怖了,炸开之后便有一缕帝道神威荡漾而出,虽然非常稀薄,但也绝对不是他们这群王道所能抵挡的。

轰隆!

颤抖在蔓延,连带着整个星辰学院都是一抖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好像是混乱之地那边,去高处一看!”

星辰学院轰动了起来,所有人都跑到高处观看了起来。

迈出去的美腿折了过来,徐妃琼一抬头正好看到盖娅女王落了下来,道:“叶星河去了哪里?”

“从荒古之城进去的。”

“是那家伙闹出来的动静。”徐妃琼叹了一口气,道:“去看一看吧。”

她伸出了玉指冲着前方一点,地气喷涌之间,一道道阶梯在空中形成,她踩着步子就踏了上去,让盖娅女王一阵惊讶。

“快跑!”

“我们不抢了,我们不抢了!”

这些流窜了无数年的强盗这一次是真的怕了,来此的学员都是王道境界,一城打一人还从来没有吃过亏!

但此刻支撑不住了,纷纷惨叫,城池四处都有血泥炸了起来。

叶星河踩着城墙之上四处游走,手中提着圣刀杀人如切菜一般容易,头顶的昆仑镜遮挡住了诸多攻击,让他人难以靠近。

若是近了便用刀砍,距离远的想要施展神通对付他的他便换成帝道血石砸了起来。

诸多神通难抵一颗石头,叶星河像是行走的杀人机器,带起一片片血色。

“这是什么。”

“似乎是一个大阵,城头之上有人在杀戮,怕是叶星河!”

“这家伙真够无耻的,之前都在装病,现在就生龙活虎的坎人,看他这样子没有必要避战啊。”

“谁知道这家伙心里打的什么算盘。”

众人都看的懵了。

“他这是要干嘛?”院长声音彻底变了,惊道:“我还担心这小子会出事,他怎么敢来星辰岛屿就给我搞这么一出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啊。”上官东一脸苦涩笑意。

“去去去!赶紧去,这样下去怕是人会让他杀光!”院长彻底不淡定了。

轰!

突然,城墙上的人消失不见了,让众人都是一愣,过了没一会儿,一道人影再度冲起,只不过手中多出了一具尸体。

他扛着圣道尸体当兵器。

“拍死们,竟敢打劫我!”

怒喝声滚滚传出,唬的星辰学院的人都是神色一变。

感情是这么回事啊……

叶星河扛着尸体在手,在加上圣力生生不息,十分勇猛,攻击落在圣道尸体上又没有多大用处,而圣人法体对于其他人来说伤害巨大,被碰到基本上就交代了。

叶星河以尸体为武器,杀的越发疯狂了。

狗大爷怒吼不断,一颗颗石头砸落而出,四处的城墙早已经开始崩塌了。

“快去,快去啊!”院长再度催促道。

上官东眼皮一跳,立马一点头往远处飞去。

“不要……我知道错了,求求别杀我。”一人惨叫,让圣道尸体拍碎成了肉末。

“不啊!”

一群人惨叫,被狗大爷一颗石头砸碎。

轰隆!

四面城墙都倒下了,战斗终于平息了下来,一层血气贴着倒下的城墙渐渐腾起。

“呼呼呼。”

叶星河将尸体丢在地上,呼呼的喘着气,身体疯狂吸收四处血气补充自己的消耗,场景有些恐怖。

城池中央依稀可见几个站着的人影,除此之外,全部倒下,四处都是残肢,血腥味冲天而起。

前进的上官东僵住了,半晌才一拍大腿:“我的姑爷爷啊,这是搞什么呢!”

“他……”索罗嘴角一抽,浑身打了一个冷颤:“屠……屠了一城?”

“我们忘记了这家伙身上带着的宝物。”

“真够狠的!”玄天沁欢看得一个哆嗦。

叶星河习惯性的一挥手,道:“打扫战场。”

“呕!”楚药三人哪里适应的了这个场面,立马弯着腰呕吐了起来,俏脸苍白一片。

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叶星河带着狗大爷和张缘道满城扣起来了尸体,挖出一颗颗玄晶,放在自己身上擦拭着,旋即收起。

“完了,我应该让缘道跟进来,这样下去怕是会学坏了啊。”清灵摇头叹气。

“发财了发财了,诶嘿嘿……”狗大爷笑得有些诡异,冲着叶星河挤了挤眼睛道:“咱们多赚点钱,争取把混乱之地全部买下来,再收集旋即,等破王道的时候将能包揽的地方全部包揽下来。”

“好!”

叶星河点头,同时摊开了徐妃琼送来的纸条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“叶星河,我的姑爷爷啊!”

空中响起来一声凄厉的惨嚎。

作者缘道君何在说:一万三,接着写。下一章被审核了,审核编辑可能跨年去了,我自己找找关键词重新发吧

标签: